>>More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链接




存档





2006-04-21 21:21:48 - [ 【最_终_卷】  ]

  雷声没话说了,他自然知道这姿势是说如来“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可是要雷声相信眼前这个所谓的天鹏王,精怪们的王竟然就是如来的二弟子金蝉子,雷声是打死也不愿意相信的。这时候,他想起了自己的身边还有一个得道神僧在,于是便回头去看灵海。

  灵海也早就从他的树枝上下来了,他没有飞步而来,而是一小步一小步非常沉重的走着,向这边靠近,他的神情很是奇怪,即有一点兴奋的欣喜,可又有几分的疑虑,就像是听到一件让他无法琢磨清楚的佛理一样。

  一直走到雷声的旁边,灵海又向前迈步,可是才刚刚抬起右腿,却始终无法向前方踩下去,似乎是有什么力量推动着他。

  小和尚歪头朝灵海的脚看看,他的眼睛亮的像夜时的星辰,笑眯眯的竖起手指说:“灵海,你跨不过这一步了。”

  灵海脸色喜悦,可脚还是在空中不动分毫,他急切的问:“为什么?”

  小和尚叹口气,手一挥,便有风飞扬起来,将灵海面前吹拂的尘埃四起,小和尚凝眸道:“这一步,便是你心中的生死,你心底里的牵挂。就像面前的烟尘一般,它时时拂动你,让你看不清楚前面的路。你与我相对而坐数月,却始终无法与我通心,这不是你的神通不够,而是你的心已不如以前透彻。红尘种种,已经牵挂住了你的心。”

  灵海表情滞住了,他脸上的笑容慢慢收起,神情变的哀伤起来,他缓缓收回了朝前伸出的脚步,双手合十道:“贫僧在师兄死后,便一直抱愧至今,所以佛法再无寸进……”

  小和尚看着灵海的样子,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摇着头对灵海说道:“大和尚,你错了,其实你不一定要用佛法来化去牵挂,你也可以用别的方法了断自己的所有羁绊……”

  “就像可以把朋友、兄弟、父母、妻儿全部杀死一样?”雷声突然冒出了一句,这话他也不是随便说说的,而是想看看面前这小和尚的反应,如果他是天鹏王的话,那对此一定会动容的。

  可惜,雷声还是失望了。小和尚竟然脸色愉快的点点头说:“不错,这也确实是一种方法,这方法看起来难,实则却简单,只是非大勇气者而不能为。”

  雷声看他回答的轻松,一时也难以判断,雷声又转头去看看灵海,谁知灵海和尚与那小和尚说了几句便被点到了魔障,现在正一人低头嘀咕着什么呢。

  无奈之下,雷声只好捅捅灵海,又直截了当的问那小和尚道:“你真的是金蝉子?就是如来的第二大弟子金蝉子?也是后来赴西天取经将佛法普及天下的唐三藏和尚?”

  小和尚又双手合十,笑眯眯的答道:“如来二弟子是金蝉子,唐三藏是金蝉子,天鹏王也是金蝉子,这天下的金蝉子是一个又是多个,我便是我,金蝉子就是金蝉子。”

  雷声重重的咽了口唾沫,他眼神的余光瞄到灵海对这绕口令似的禅机很有感觉,正反复咀嚼着,似乎在琢磨滋味,不过雷声自己就没这么好耐心了,他撇撇嘴,又问道:“既然你是金蝉子,那天鹏王又是谁?”

  小和尚的眼睛睁大了,他头向天空哈哈笑了两声,又对雷声点点头,手对着旁边一挥说道:“既然我是金蝉子,那这里遍地都是天鹏王了。”

  雷声的心里轰然一震,他顺着小和尚的手向四面看去,只看到了四处全都是各种各样和刚才完全不一样的精怪了,这些精怪中的佼佼者实力在瞬间有了飞跃,现在已经可以和修真界的家长级高手进行抗衡了。

  雷声终于听懂了小和尚的这句话,就是刚才的蓝雨神迹,不知道又会让这里出现多少个天鹏王。现在连雷声也不知道面前的和尚到底是谁了。如果他是天鹏王的话,又怎么会有如此的神力,如果他真的是金蝉子的话,那天鹏王又在哪里呢?

  这个时候,在边上的所有精怪终于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们虽然不认得眼前的小和尚是谁,可是刚才的那神迹却真的让他们统统都脱胎换骨了,所以在一瞬间,他们便都认同了眼前的人就是他们的王,于是漫山遍野的,欢呼声又涌了起来:“天鹏王!天鹏王!!天鹏王!!!”

  雷声忍受着嘈杂的声音,他朝小和尚看去,却发现小和尚的脸上并没有什么喜悦和得意的神情,他只是抬头望着天空,一脸的苍茫,淡然。

  雷声甩甩头,又问他道:“你是金蝉子也好,是天鹏王也好,都和我没有关系,我只是想知道,佛骨在哪里?”

  金蝉子竖起了一支手指,缓缓伸到雷声的面前,声调平静的说:“这不就是了。”

  雷声没有去看他伸过来的手指,只是凝视着金蝉子的眼睛,嗤嗤冷笑着说:“要你的手指里是佛骨,那你不就成了如来了么?刚才你还说自己是金蝉子呢。”

  金蝉子没有收回手,嘴角边笑得异常神秘,点头道:“如来是佛,我亦是佛,要说我是如来也无不可。”

  “哈!”雷声满脸的嘲讽,他虽然不爱听禅机,可话语还是听的懂的,他冷笑着说,“你是佛?那可真是见了鬼了,一个盖世精怪竟然就成了佛。”

  金蝉子丝毫没有被雷声激怒,他的神情依旧淡然道:“盖世之人可以成佛,盖世精怪又为何成不了佛呢?”

  雷声张口结舌,顿时就呆住了,金蝉子说的一点都没错,人中的释迦牟尼成了佛,那精怪中的天鹏王又怎么成不了佛呢,成佛也不见得是人类的专利。气滞了一会,雷声还不罢休,继续顶撞道:“那你刚才还说自己是金蝉子呢,现在怎么又成了精怪中的佛了。”

  金蝉子连连点头,笑的更开心了:“你又不是金蝉子,安知金蝉子就不是精怪,就不能成为精怪中的佛。”

  雷声的脑子里面轰的一声变成了一片空白,对面的小和尚才几句话而已,就像是打开了一个魔咒,让雷声觉得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在改变,所有的东西都改变了模样。

  金蝉子还是没有收回手,一根手指继续竖起在雷声的面前,他嘴里依旧淡淡的说:“如来的二弟子可以是精怪,取回真经普救众人的可以是精怪。只是金蝉子在如来坐下学佛成不了佛,为人取回真经亦成不了佛,只有做回精怪才成了佛。雷施主,你可知道这为什么?”

  雷声摇摇头。

  金蝉子笑了,他深吸一口气道:“因为众生平等本就是一句空话,人的神只会保佑人,而唯有精怪有了自己的神佛,他们才能挣得一席平等的地位。”

  雷声闭上了眼睛,他的嘴角抽搐着,手指亦在战栗,他已经听懂了金蝉子的意思,这就如同他自己的立场理论一样,人的神便守护人,兽的神便守护兽。而此刻,站在雷声面前的这个小和尚,不止是天鹏王,不止是金蝉子,他更是精怪们的佛,是全世界那么多精怪的守护神。

  等雷声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依旧看到了金蝉子伸在他眼前的手指,直到这时,雷声才仔细的观察起来。这是他的一根中指,和其他的手指一样,并没有什么区别,显得修长洁净,圆润中带着丝丝灵气。

  雷声目光复杂的看着那手指,喃喃道:“佛骨……”

  金蝉子缓缓抽回了手,双手合十道:“不错,雷施主,你寻找了那么久的佛骨便已经在我身上,与我合为一体了,从此我便是佛,我骨便是佛骨。”

  金蝉子看雷声的目光怔怔,显然还沉浸在震撼之中无法自拔,于是又将中指伸出,轻轻的点着雷声的额头。

  忽然,雷声便感觉到了天旋地转,他的心绪猛然一震,所有的世界仿佛都已经消失了,他已经置身于一个苍茫的宇宙之中,漫天的星辰在四面飞过,到处都是深黑色的空间。雷声全身虚空,竟无限的膨胀开来,他似乎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已经与宇宙融成了一体,宇宙便是自己,自己便是宇宙。

  雷声的手一动,便有千万颗星辰被带动,它们相互碰撞,迸发出惊人的能量来,可这能量对于容纳宇宙与一身的雷声来说,却实在是太过于渺小了。

  有一个清亮的声音忽然响起:“雷施主,当你身为寰宇,你看的到人么?”

  雷声脑中一动,那亿万星辰便蓦然急速运转起来,它们飞快的运行流逝,直到有一颗蓝色的星球出现在雷声的面前。那星球美丽至极,在黑色的空间中孤单的转动着,变幻出不同的色彩。

  突然,那蓝色星球开始快速转动起来,它转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就在这如电般迅速的旋转中,雷声却发现这颗星球正在缓慢的变化。美丽的淡蓝色的光环在渐渐消淡,直到最终消失,蓝色的海洋在慢慢的升高,把陆地给一点点地吞噬,大片的绿色地面飞快的缩小,都变成了丑陋的黑色。转动才没有多久,这颗星球,这颗美丽动人的星球便已经成了一颗被水淹没的星辰了,刚才那让人感怀的美景已经全然不见了。

  雷声看着眼前的一切发现,他却发现,纵然自己拥有挥洒一切星辰的能力,却无法去改变这颗小小星球上所发生的一切,仿佛那些是早就被注定的。

  那个声音仿佛也在叹息,带着几分惆怅说道:“雷施主,你可明白了,我做的这一切,不仅是天意之安排,更是一种职责,在一切无法逆转之前,我必须完成我的使命。现在的人类已经太强大了,当没有人可以制衡人类时,他们会肆无忌惮的做他们想做的一切,而不考虑别人,不考虑将来。”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0)     @ 2006-04-21 21:21:48 | 编辑 



分页共13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



模板设计:zh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