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链接




存档





2006-04-21 21:21:48 - [ 【最_终_卷】  ]

  雷声没话说了,他自然知道这姿势是说如来“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可是要雷声相信眼前这个所谓的天鹏王,精怪们的王竟然就是如来的二弟子金蝉子,雷声是打死也不愿意相信的。这时候,他想起了自己的身边还有一个得道神僧在,于是便回头去看灵海。

  灵海也早就从他的树枝上下来了,他没有飞步而来,而是一小步一小步非常沉重的走着,向这边靠近,他的神情很是奇怪,即有一点兴奋的欣喜,可又有几分的疑虑,就像是听到一件让他无法琢磨清楚的佛理一样。

  一直走到雷声的旁边,灵海又向前迈步,可是才刚刚抬起右腿,却始终无法向前方踩下去,似乎是有什么力量推动着他。

  小和尚歪头朝灵海的脚看看,他的眼睛亮的像夜时的星辰,笑眯眯的竖起手指说:“灵海,你跨不过这一步了。”

  灵海脸色喜悦,可脚还是在空中不动分毫,他急切的问:“为什么?”

  小和尚叹口气,手一挥,便有风飞扬起来,将灵海面前吹拂的尘埃四起,小和尚凝眸道:“这一步,便是你心中的生死,你心底里的牵挂。就像面前的烟尘一般,它时时拂动你,让你看不清楚前面的路。你与我相对而坐数月,却始终无法与我通心,这不是你的神通不够,而是你的心已不如以前透彻。红尘种种,已经牵挂住了你的心。”

  灵海表情滞住了,他脸上的笑容慢慢收起,神情变的哀伤起来,他缓缓收回了朝前伸出的脚步,双手合十道:“贫僧在师兄死后,便一直抱愧至今,所以佛法再无寸进……”

  小和尚看着灵海的样子,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摇着头对灵海说道:“大和尚,你错了,其实你不一定要用佛法来化去牵挂,你也可以用别的方法了断自己的所有羁绊……”

  “就像可以把朋友、兄弟、父母、妻儿全部杀死一样?”雷声突然冒出了一句,这话他也不是随便说说的,而是想看看面前这小和尚的反应,如果他是天鹏王的话,那对此一定会动容的。

  可惜,雷声还是失望了。小和尚竟然脸色愉快的点点头说:“不错,这也确实是一种方法,这方法看起来难,实则却简单,只是非大勇气者而不能为。”

  雷声看他回答的轻松,一时也难以判断,雷声又转头去看看灵海,谁知灵海和尚与那小和尚说了几句便被点到了魔障,现在正一人低头嘀咕着什么呢。

  无奈之下,雷声只好捅捅灵海,又直截了当的问那小和尚道:“你真的是金蝉子?就是如来的第二大弟子金蝉子?也是后来赴西天取经将佛法普及天下的唐三藏和尚?”

  小和尚又双手合十,笑眯眯的答道:“如来二弟子是金蝉子,唐三藏是金蝉子,天鹏王也是金蝉子,这天下的金蝉子是一个又是多个,我便是我,金蝉子就是金蝉子。”

  雷声重重的咽了口唾沫,他眼神的余光瞄到灵海对这绕口令似的禅机很有感觉,正反复咀嚼着,似乎在琢磨滋味,不过雷声自己就没这么好耐心了,他撇撇嘴,又问道:“既然你是金蝉子,那天鹏王又是谁?”

  小和尚的眼睛睁大了,他头向天空哈哈笑了两声,又对雷声点点头,手对着旁边一挥说道:“既然我是金蝉子,那这里遍地都是天鹏王了。”

  雷声的心里轰然一震,他顺着小和尚的手向四面看去,只看到了四处全都是各种各样和刚才完全不一样的精怪了,这些精怪中的佼佼者实力在瞬间有了飞跃,现在已经可以和修真界的家长级高手进行抗衡了。

  雷声终于听懂了小和尚的这句话,就是刚才的蓝雨神迹,不知道又会让这里出现多少个天鹏王。现在连雷声也不知道面前的和尚到底是谁了。如果他是天鹏王的话,又怎么会有如此的神力,如果他真的是金蝉子的话,那天鹏王又在哪里呢?

  这个时候,在边上的所有精怪终于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们虽然不认得眼前的小和尚是谁,可是刚才的那神迹却真的让他们统统都脱胎换骨了,所以在一瞬间,他们便都认同了眼前的人就是他们的王,于是漫山遍野的,欢呼声又涌了起来:“天鹏王!天鹏王!!天鹏王!!!”

  雷声忍受着嘈杂的声音,他朝小和尚看去,却发现小和尚的脸上并没有什么喜悦和得意的神情,他只是抬头望着天空,一脸的苍茫,淡然。

  雷声甩甩头,又问他道:“你是金蝉子也好,是天鹏王也好,都和我没有关系,我只是想知道,佛骨在哪里?”

  金蝉子竖起了一支手指,缓缓伸到雷声的面前,声调平静的说:“这不就是了。”

  雷声没有去看他伸过来的手指,只是凝视着金蝉子的眼睛,嗤嗤冷笑着说:“要你的手指里是佛骨,那你不就成了如来了么?刚才你还说自己是金蝉子呢。”

  金蝉子没有收回手,嘴角边笑得异常神秘,点头道:“如来是佛,我亦是佛,要说我是如来也无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