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链接




存档





2006-01-24 20:53:52 - [ 【第_三_卷】  ]

  曹子建闻了一下留有余香的空茶杯,又接着说:“雷公子这几日虽然悠闲的很,但从宓儿那里知道,你必然是一个做大事情的人,如今有了这职衔,相信你一定不会毫无作为。可是要做大事情,必须要钱要人,而这两样,恐怕雷公子都缺吧。所以我们今天就是给雷公子送这两样东西来了。”

  雷声忽的笑了下,他拎起小茶壶,给曹子建斟了半盅茶,似有所指的说:“先生还有一半话没说吧,曹家给了这么多,那要从我这里取些什么呢?我可是一无所有啊。”

  “共享,资源共享……”曹子建突然说出惊人之语,他自己也觉得好笑的顿了顿,“是这个词吧,世俗社会里很流行的。”

  雷声叹口气,信服的说:“真不愧是才高八斗啊,连现代的一些字眼都能掌握到。”

  旁边的蔡冰儿插话道:“子建最近特别喜欢现代社会的东西,老是学他们一些没用的知识。”

  雷声点点头,给曹子建斟满了茶杯,平静的说:“在下对世俗监督一职确是力有未逮,不过,哪怕在下数年内无法作为,恐怕也无需倚靠鬼宗的力量了。”

  曹子建倾掉茶杯里过满的茶水,微微抚摩着杯沿不说话。蔡冰儿却又问小雨道:“你们那只可爱的蜘蛛呢?它也该痊愈了吧,伤到它后我还没见过呢。”

  小雨朝窗外示意了下说:“它在外面的草地瞎逛呢,一天到晚闲不住。”

  “家里养个妖怪,也挺奇怪的哦!”蔡冰儿微笑着说。

  曹子建接着岔说:“雷公子,若宓儿要救的人不是我而是别人,你会帮忙么?”

  雷声不假思索的说:“不会。曹先生是我所景仰的人物,除你之外,我不会救鬼宗的人。”

  曹子建意味深长的点点头:“原来雷公子对我们鬼界有如此深的成见啊,恐怕在你眼里,鬼界的人还不如一只精怪吧。”

  雷声摆摆手,诚恳的说:“曹先生所言不确,我虽然对鬼界无什么好感,倒也没那么多的恶意,只是在下忝居此位,要受到很多人的窥视,如果一步不慎便会有弥天之祸。这一点,通过上次秘盒的事情,蔡小姐也应该清楚。”

  秦小雨忽然开口说:“小小的蜘蛛精不过如杯中之茶,而鬼宗曹家却是汪洋大海,别人眼里盛的进杯中茶却装不了汪洋大海啊。”小雨和雷声的意思很明白,如果雷声与曹家有合作的话,首先就会遭到其他修真家族的压力,毕竟人界和鬼界长期都有隔阂,双方斗多于合。这事情一旦宣扬开去,雷声必将会承受巨大的压力。

  曹子建与蔡冰儿对视了一眼,却相顾无语的沉默了会。曹子建长吸一口气,轻轻抚平长袍上的褶皱,沉吟了下又开口道:“其实,雷公子是否知道,鬼宗里也和你们修真界一样,有人想要涉入世俗社会甚至与你们修真界开战,而另一些人却维持着力量的平衡,保持鬼界目前于你们毫无冲突的状态。”

  雷声郑重的点点头,他以前从爷爷那里就得知这个情况,看来在三界之中都有着两面的力量,正是这种力量的平衡,才能勉强维持住目前的局面。

  曹子建苦涩的笑笑:“你看现在的世俗社会,他们似乎是平静的过着日子,推动历史前进。可实际上呢,要不是有我们这些力量在暗中制约着充满野心的修真势力,首先被掠夺殆尽甚至被摧毁的就是世俗社会。从这方面来看,我们曹家和你们雷家并没什么区别。”

  雷声的手指若有若无的敲打着茶几,仿佛在琢磨着曹子建的话。

  曹子建继续说道:“曹家和雷家都各自在鬼宗和修真界执牛耳,我们所遇到的挑战是类似的,现在,明宗和萧家有着丝丝牵连,他们两股势力如果真的结合在一起,那恐怕是我们谁都无法单独对抗的,所以为今之计就是趁他们联盟尚未完全形成前就击跨他们,而要做到这一步,必须由我们两家联合才行。”

  雷声惊讶的看着曹子建,他倒是没想到那文才卓越的曹植竟然还有如此深的心计和谋略。本来雷声为避口实是绝对不会与鬼宗联手的,但如此一说,却又让他心里开始反复斟酌起来。

  雷声沉吟了半刻,忽然贼笑着抓起了桌上那张价值十亿美圆的黄纸,折叠起来,掖进自己的怀里。曹子建和蔡冰儿眼睛一亮。

  小雨却又平静的给他们斟满了茶。雷声慢条斯理的开始说道:“曹先生所说的合作我做不了,相信我们雷家包括整个修真界的任何家族都做不到。”雷声的话才说完,蔡冰儿艳丽的脸庞上写满了失望,但曹子建却面无表情,等待着雷声的“但是”。

  “但是,我们可以有另一种合作方式,我监督修真们在世俗社会里作为的同时也可以帮你监督鬼宗的人,等有非做不可的必要时,我们再商量下一步的合作。”雷声微笑着,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他说到最后,紧紧捏了捏拳,仿佛表示这是他最后的底线。

  曹子建闭上眼睛,缓慢而悠长的深吸一口气,在他整个身体上似乎冒出了幽幽的青光,在这白天也恍惚可见,但这光芒只闪一闪便没了踪影。等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人似乎憔悴了一点,他的背略略佝偻下来,刚才的王者之气悄然消退,惟有儒雅的气质还存留在显得苍白的脸上。

  看来雷声的话让曹子建失望很甚,这让雷声在瞬间对曹家目前遭遇到的挑战有了个基本的估计。

  曹子建很快就恢复了常态,他微笑着点点头说:“雷公子的方法也很合理,那我们就这么办吧。”说着,就朝蔡冰儿望了一眼。

  蔡冰儿撇撇嘴,似乎有点不高兴,但她还是拿出了一个玉佩,交到雷声的手里说道:“这个东西可以召唤出我的婢女幼蝉,有什么事情可以吩咐她去做,也可以通过她和我们联络。”

  曹子建接着说:“我们经常直接见面显然不合适,通过幼蝉会不显眼一点。”话还没说完,他忽然脸色一变,似乎感觉到什么问题。

  秦小雨心细,立刻发现了曹子建的脸色变化,疑惑的问道:“曹先生,怎么了?”

  曹子建忽然笑了起来,他用手搭住蔡冰儿的肩膀,又提高了声音对雷声说:“今日与雷公子一见,果然是少年英才,让子建也佩服不已,但子建和宓儿多呆不便,来日再来拜访,请雷公子切莫忘了我们的约定……”说着,他和蔡冰儿的身影忽然淡了下去,如同水印般在空气里变的越来越模糊,最终消散的丝毫不见。

  雷声怔了怔,手朝他们消失的方向伸了一下,又讪讪的缩回来。秦小雨也是愕然,没想到这两人居然说走就走。雷声摇摇头,叹口气说:“大约这就是名士的做派吧。”

  小雨白了雷声一眼,若有所思的拾掇起茶具来,她皱着眉头说:“会不会是生气了,你这么严词拒绝,人家很没面子啊。”

  “也算不得拒绝么,只不过是降低了合作的级别。”雷声随口说着,他满意的把玩着手里的鱼肠剑,这个礼物让雷声喜欢的不得了。

  小雨看雷声那副贪心的样子,摇着头忧虑的说:“他们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却没有得到满意的回报,恐怕不会很高兴的。”

  雷声听了这话,便放下了短剑,正色的说:“不高兴也没办法,他的要求我没办法答应。曹家现在肯定受到了很厉害的挑战所以才来找我们帮忙。可惜,他想要做的和我们的不一样。听他的意思,曹家现在是想联合我们来对明宗以及萧家的联盟发动一次攻击。可是,这并不是我们想要的。”

  秦小雨放下了手里的活,静静的听雷声说着。

  雷声疲惫的仰躺在沙发上,幽幽的继续说:“对于我们来说,萧家还没有彻底浮上水面,他们到底还有多少隐藏的实力,到底还有什么手段,我们都不知道,如果在这个时候就贸然进攻,胜算实在不大。所以我们必须要等,等待萧家那伙人继续跳出来,只有等他们实力尽出,机括全开的时候,我们才能找到弱点,给他们致命一击。”

  啪!啪!啪!一下下清晰响亮的鼓掌声忽然冒出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贯穿了整幢房子:“说的好!说的好!”与此同时,有种扑鼻异香象微风般吹到了两人旁。

  雷声哈哈大笑起来,对闯入者没有丝毫的紧张,他大叫到:“父亲大人驾临,小舍蓬壁生辉啊!”

  在刚才曹子建等人坐过的沙发上,突然金光闪烁,一个身穿全套运动装,手持登山仗的中年人突然出现。他才一现身,就立刻搂起了雷声放在桌上的鱼肠剑,仔细端详起来。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0)     @ 2006-01-24 20:53:52 | 编辑 



分页共13页 第一页 上一页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下一页 最后一页



模板设计:zh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