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链接




存档





2005-03-18 19:19:52 - [ 【第_二_卷】  ]

  “小声!……小声!……”熟悉的呼唤把雷声从沉沉睡梦中叫醒。
  雷声大大地打了个哈欠,迷糊着睁开眼睛,只看到一团白色的东西正凑在自己眼前。睡得正舒服的雷声被突然吵醒,大为不爽,他想都没想就一把将那团白色的东西给拎开。
  “啪”的一声,一下重击敲在雷声的头上,把他敲得突然清醒起来。雷声揉着眼睛仔细往前看,只见他那个爷爷雷虚风正带着戏谑的笑容看着他,而一旁,则是一脸气恼的雷守音。雷守音正捋着被雷声拉扯过的白发,嘴里恨恨地说:“这个小王八蛋,刚醒过来就折磨我。”
  雷声这才醒过神来,他迷茫地朝四周看看,自己好象还在密室里面,不过身体却完全地赤裸着,那副“雪晶凯”不知道上哪里去了,在自己的右手上还有一个已经结疤的伤口,隐隐有一些痛楚。
  雷声扭动了一下酸痛的身体,居然觉得自己精神大好,完全没有了以前总是气息沉滞的感觉,雷声知道那天泣丹的危险大概是过去了,他嬉笑着问:“哈哈,我没事了么?那秦老头呢?我还要谢谢他呢!”
  雷守音没好气的说:“你这小王八蛋已经躺了整整三天了,人家早就回家了,还等你去谢?”
  雷声呆了呆,他记得自己在丹气发作时就晕了过去,之后什么都不知道了,没想到却一连晕了整整三天。
  雷虚风对雷声说:“你先运一下气看看有什么变化。”
  雷声看他爷爷古里古怪的,不过也没多想什么,只是依他的话盘腿打坐了起来。雷心诀运满一周天后,雷声惊异地发现,在他的丹田内有一颗淡蓝色的内丹,这明明是清心界修炼圆满而跨进入炎界的的标志啊,自己什么时候练成了清心界的!!
  雷声满脸迷惑地睁开眼睛,却看到他爷爷正得意地笑着,还没等雷声开口问,雷虚风自己就得意洋洋地说:“你小子运气还真是好啊,这次我们不仅成功地将丹气用‘紫天灵露’封制住藏进你气海的最里面,你还因祸得福平白得了不少真气,一举筑基成功突破了清心界。 ”
  雷声心里也是一阵高兴,可他立马奇怪起来:“我哪里得来的真气呢?不是说境界不同真气不能随意灌注的么?”
  雷虚风滞了滞,打了个哈哈说:“那个……那个……是有一些丹气漏到了经脉里,幸亏数量很少,所以没什么大碍,没什么大碍……”
  雷声越来越狐疑:“你不是用真气来堵住我丹田的么?怎么还会有一些漏出来啊?到底漏了多少?”
  雷虚风心虚地瞄瞄雷声,尴尬地摸着脸说:“这个……我也是一时不察……,所以……,你这不没事了么?哈哈,也幸亏你运气好,有一个‘天孤之脉’,要是别人恐怕漏了那一点丹气就足够经脉爆裂了,哈哈……”
  雷声的脸色刷的白了,冷汗噌噌的下来,在心里他恨恨地痛骂眼前这个老东西:什么一时不察啊,肯定是心不在焉,结果自己的小命就差点被他给葬送了。
  雷虚风看雷声脸色不善,赶紧赔笑着递上一本册子:“恩,这个是雷心诀‘入炎’界的心法,你现在能练了,以后练好了就能御飞剑和法宝,对付几个小鬼是不会有问题的。”
  雷声看着雷虚风的模样,一时也不好意思气恼他,只能无奈地接过小册子,胡乱地翻起来。
  雷虚风明显地松了口气,笑嘻嘻地坐了下来,对着雷声说:“你父母和几个哥哥们都来看过你了,不过那时你还没醒,现在他们都出去办点事情,你要见他们恐怕要等下回了。”
  雷声抬起头,一脸无辜的说:“下回?我这才刚好,就要把我赶出去么?”
  雷守音看不惯雷声没大没小的样子,不满地斥道:“谁会赶你出去,哪次不是你自己溜出去的。”
  雷声最怕的就是这个老大哥,他一缩脖子不敢再说话。
  雷虚风慢条斯理地说:“按说你还应该再静养几天,不过么……你世俗社会里的侦探社出了点事情,估计现在已经把小雨那丫头给忙得累死了……”
  雷声紧张地跳了起来:“小雨!!小雨她怎么了??”
  雷虚风嘿嘿一笑摆摆手说:“她没什么事情,不过是在帮你善后而已,可是你要再不回去,估计她也快被你给害死了。”
  雷声脸色有点发青,他咽了口唾沫,也不理会面前的两个人,自顾自的四下找起衣服来。
  雷守音把一包衣物扔给雷声:“你不用急,过会我御剑送你过去,比你坐飞机可快多了。”
  雷声脸色稍微轻松一点,他手忙脚乱地套上了衣服。雷虚风看着他紧张的样子,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他拍了拍雷声的肩膀,又收起笑容说:“小声,你这次回世俗社会可能会遇到一些麻烦,我有几句话要跟你说说。”
  雷声看到他爷爷一脸正色,知道事情肯定非同小可,于是也收敛心神正坐在床边,专心听起来。
  雷虚风沉吟了一会,缓缓开口对着雷声和雷守音说道:“你们看这次天泣丹的事情说明了什么?”
  雷声没想到他爷爷会回到这个事情上,不由眨着眼睛思索起来。反倒是雷守音不加思考地说:“这次事情被小声揭穿后就很明显了:是萧家的萧鼎勾结了鬼宗的人想要暗夺天泣丹,之后再嫁祸给别人。”
  雷虚风皱着眉头看看雷守音,却不置可否,又把眼光对准雷声。
  雷声想了一下说:“我觉得事情应该没有这么简单,单单凭借萧鼎的力量恐怕很难和鬼宗拉上线,而且萧潜一直埋伏在蔡冰儿这些人的身边,要说他与此事完全无关,我不相信。最大的可能是萧鼎的背后主谋就是萧潜,这颗天泣丹是萧潜想要的,可事情败露后他不得不出来杀了萧鼎,把事情全部都推到萧鼎和万贞儿的身上。我和萧潜打过几次交道,这个人的功力和心计都是深不可测。”
  雷虚风又微笑了下摇摇头说:“守音,你年岁虽然大,但毕竟与世俗社会联系不多,所以阴谋诡计这套还是远远不如小声懂的多。”
  雷守音被说得面红耳赤,他狠狠瞪了一眼正偷笑他的雷声,转过头去努着嘴不说话。
  但雷虚风又对雷声说:“小声,你虽然聪明绝顶,不过阅历尚浅,看事情未免眼界不够,你所能看的只是事情的表面而已,你所揭开的也无非是一些机巧阴谋,与大事无关。”
  雷声怔了怔:“大事!什么大事!!”
  雷虚风高深莫测地笑一笑,眼中闪过一丝狡诈的神采:“萧潜的目的并不是在于天泣丹,而是有另一个更大阴谋在后面。”
  雷虚风看到雷声和雷守音都茫然不解,又竖起一个手指问:“你们说,这个世界最强大的力量是什么?”
  雷守音依旧不假思索的说:“是仙力!随时可以改天换日予取予夺。”
  雷虚风摇了摇头。
  雷声皱紧眉头,长时间的思索着,他长吸一口气,吐出一个答案:“是欲望!”
  雷虚风满意地笑了,他重重的点着头,赞许地说:“不错,你说的对,就是欲望,这欲望是天地间独一无二无所不在的力量,它不仅吞噬人类,连鬼和精怪们都无法逃避。欲望的力量足以让人入魔,足以呼风唤雨生死予夺。”
  雷虚风顿了一下,似乎整理着自己的思路,过一会,他又开始说道:“而在这世界,最能满足人欲望的地方莫过于世俗社会了。毕竟我们修真之人的能力到了世俗社会上已经可以如同仙人般兴风作浪,想要什么就能有什么。所以要让这些欲望缠身的人不去干扰世俗社会,实在是太不容易了。长久以来,在三界的修真一族里都有着平衡的力量进行牵制,相互制约着对方的力量不涉入世俗。不仅三界之间相互牵制,甚至人界的内部也要有所制约,这才能压制住一些人的意图不轨。
  我们雷家是现在修真界的中流砥柱,也是这股平衡力量的中心,可以这么说,有我们雷家在还勉强能保持修真界势力的均衡,如果我们雷家没落了,首先踏入世俗社会的就是修真界里的某些人,然后会是鬼宗、精怪界。当所有的平衡都告破灭时,那现在的世俗社会无疑会成为修行者欲望纵横势力争夺的一个战场,世俗社会被彻底摧毁也就指日可待了,数十亿的生命在修行之人眼里无非如同蝼蚁,又岂会还有幸存。”
  雷虚风叹了口气,脸上露出疲倦的神色:“我到今日还没有飞升,无非是要保持这平衡的力量,不让宵小之辈有机可乘,那秦家的老祖宗秦无名闭关到今天也是这个原因。可是,近几十年来,随着世俗社会的迅猛发展,很多修真界里的家族又有些忍不住了,外面唾手可得的东西对他们的诱惑太大了,权利、财富、女色这些欲望把他们压的透不过气来,要不是慑于我们雷家和另外一些大家族的压制,恐怕他们早就进入世俗,开始大肆掠夺了。
  所以我们雷家就成了一些人的眼中钉,他们恨不得我们早一日灭亡,免得挡住他们兴旺发达的路子。正因为此,有个野心勃勃,想要取我们雷家而代之的人物便收拢起那些想进入世俗社会的家族与我们雷家为敌,偶尔安排一些诡计来削弱我们家族的势力。”
  雷声陡然一震,似乎明白了些什么:“爷爷,你是说,萧家的目的并不是在天泣丹,而是要用天泣丹来败坏我们雷家的名声,让我们在修真界里成为众矢之的?”
  雷虚风面色凝重地点点头:“不错,正是如此。据我所知,这个萧潜已经拉拢了很大一批修真界的小家族,明里暗里处处与我们雷家为敌。从这次天泣丹的事情来看,这个萧家恐怕还与鬼宗的一些家族有联系,如果确实如此,那我们对手的力量就很难估计了。”
  雷声长吸一口冷气:“我们的对手原来是来自修真界内部!”
  雷虚风微笑一下说:“那倒还不至于,修真界和修佛界里毕竟还有很多家族都是潜心道经佛法,抛却欲望维持正统的也不在少数,何况有我们雷家这杆旗帜在,敢于公开站到那一面去的只可能是小部分。”
  雷声轻松了一点,点点头说:“我知道了,爷爷你的意思是要我在世俗社会里万事小心,萧家一定还会有别的奸计来针对我们。”
  雷虚风的眼里瞬间冒出了赞许的光芒,他满意地拍着雷声的肩膀说:“小声,你记住,力量的本质不在于强悍,而在于制衡。等你明白了这一点,你的眼界就会比现在宽阔很多倍。”
  雷声对这句话有点茫然,但雷虚风也不解释,继续说道:“还有就是不要小看你的对手,他们时常比你想象的更强大。”
  雷声眨眨眼睛,重重地点了点头。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0)     @ 2005-03-18 19:19:52 | 编辑 



分页共13页 第一页 上一页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模板设计:zh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