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链接




存档





2006-03-28 23:11:16 - [ 【第_六_卷】  ]

第六卷 情海骤变 第一章

  (谨以此卷献给真正的动物保护主义者)

  天空是湛蓝湛蓝的,有大块洁白的云漂浮在上面,蓝白相间,显得是那么透亮。温暖的阳光洒下来,让这原本就亮堂的天空,更多了一点耀眼。

  略带咸味的海风,在四面无序的吹拂着,把秦小雨随意绑束在后的长发吹的飘又飘。小雨一手拉着帆,一手紧攥着雷声的衣角,笑盈盈的看着天上变化莫测的云朵。

  此刻,秦小雨和雷声两个人正站在一只很小的帆船之上,窄窄的帆板只够他们两人纵向站立在一起,随着脚下的波涛起伏,帆船随浪逐流,不停的晃动着。

  突的,一阵风吹起,把比他们高出很多的船帆猛地吹动,把船体弄得朝旁边侧翻过去,两个毫无经验的人顿时手忙脚乱起来,根本不知道如何操作的他们都同时朝一面倒去,重心更加倾斜,眼看就要翻倒进海里。

  雷声见势不妙,赶忙抬脚朝海水里面一插,鼓动真气从脚上发出,与海水对撞在一起,顿时,帆船被一股大力带动,又翻回来回复了重心。

  吓出一声冷汗的小雨吐出口气,这才又站稳了,她嗔怪的打了雷声的背一下,说道:“都怪你,明明不会操纵,还硬要弄个帆船来玩,要掉下去了我们今天还玩什么呀。”

  “这不没事么。”雷声转头朝小雨笑笑,最近雷声又剪短了头发,今天还是一幅运动装束,显得很是利落,雷声轻轻撞了下小雨的头,嬉皮笑脸的说,“到悉尼湾里来驾风帆一直是我的愿望,今天好不容易有机会,当然要试试了,再说了,别人哪有我们能享受到的风光多啊。”

  小雨白了雷声一眼,不再拉着帆,而是两手环抱着雷声的腰,脸庞贴在他的背上,侧着脸朝旁边看去,在悉尼湾里面,有着数不清的白色游艇在来往穿梭着,不少游客摸样的人在这些租来的游艇上悠然自得,不过这些人确实不能如同雷声他们一样,能被温暖的海水给紧紧包围住。

  雷声眯着眼睛望了一眼前方远处的半岛,脚继续伸在水里,略略用劲,他日益纯粹的真气再次涌出,把整个帆船速度极快的向前推去,一时之间,在和他一起行进的船队里,雷声所驾驶的帆船异军突起,如离弦之箭般疾射前行。

  这一路的乘风破浪,立在船头的雷声被风扑面吹的意气风发起来,他得意的环顾着四周,和他的船擦肩而过,有不少驾着帆板的运动高手,看着雷声的速度都惊叹的竖起了拇指,连呼不可思议。

  现在,雷声对这帆船已经逐渐的驾轻就熟,他驶到水中央,又把速度放慢,几乎不用风力,而是依靠自己外发的真气让帆船保持住平衡,悠然的让船在海湾的中间绕起圈子来。

  整个悉尼最美的悉尼湾的景象都展现在了他们两人的面前,海水蔚蓝,千帆逐波,一面是深色的海岸线,而另一面,是如同洁白的贝壳般屹立的悉尼歌剧院。

  在如此的美景之下,阳光也变的更加柔和多情,散发着暖洋洋的气息漂浮在四周。

  被美丽的景色所陶醉的小雨把雷声抱的更紧了,海风吹到雷声的身体上后,又绕了过来,轻柔的钻入小雨的脖颈里,弄的她痒痒的。

  小雨在雷声的身上亲昵的磨蹭了几下,又朝四下看看,发现他们所在的地方空旷的没有什么船,似乎大家都把这地方留给了他们这对情人,便贴着雷声的肩膀,用难以听闻的声音呢喃道:“雷哥,恩,我妈最近催着我和你结婚呢。。。。。。”

  雷声模糊的听到,他转过头,眨着眼睛问:“什么?”正巧,他看到了小雨绯红的脸庞,也不知道是被阳光照红的,还是怀着女人的心事,雷声顿时醒悟了过来,他拍拍小雨的脸,开玩笑道:“你妈不是向来不喜欢我的么。”

  听着这话,小雨噘起了嘴,在雷声的胸口打了下,不高兴的说:“你还记仇啊,我妈也是为了我好么,再说了,那么长时间我还不是一直陪着你么。”

  雷声歪歪头,嬉皮笑脸的说:“那你妈她老人家怎么现在要我们结婚了呢。”

  小雨脸又有点红,她躲进雷声胸前的阴影,继续用蚊子般的低语道:“现在你可不一样了,越来越有名,越来越有声望,风头之健连我两个哥哥加起来都赶不上,你知道修真界的那些老前辈是怎么说的么?”

  “怎么说的?”雷声顿时来神了,这段时间他一直没有回国,所以对修真界里的情形不太清楚,只能从小雨这里听到别人对他的评价。

  小雨捋了下被风吹乱的长发,今天她穿了一套五颜六色的薄纱外衣,抬手时,薄纱垂落,露出了雪白的皓腕,那皮肤细腻的如同白瓷一般。雷声顺着夺目的手臂往下看去,在小雨的薄纱外衣里面,是一件黑色的小可爱,紧身的内衣难以包裹住丰满的胸部,还是显得如此凹凸有致。

  小雨向来很淑女,很少穿的如今天一般的开放,一时之间,把雷声看的眼睛都直了。小雨见雷声直愣愣的盯着自己的胸脯猛看,不由娇嗔起来,点了下雷声的头说:“看什么呢,色狼,早就让你看光了,还看不够啊。”

  雷声舔舔嘴唇,淫笑着说:“一天一个变化,怎么看的够啊。”他凑近小雨,又说,“最近身材又好了很多耶,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地方小,前凸后翘,可都是我的功劳哦。”

  小雨噗嗤笑了出来,她早看惯了雷声的德行,也不跟他多废话,小巧的鼻子略皱了皱,美目又回旋到雷声的脸上,不由自主地伸手抚摸着,愉快的说:“修真界的老前辈们在聚会的时候都很夸奖你,他们说你是近百年来修真界里最有谋略的一个人,以后前途不可限量,修真界未来的主人必然是你。”

  雷声听了小雨的这话,却慢慢收起了脸上轻松的神情,扬着眉毛自嘲道:“我都做什么了,他们给我戴这么大顶高帽。”

  小雨抿了下红红的嘴唇,朝着雷声迷人的微笑了下,慢声细语道:“他们说这几百年来,向来只有日本人到我们修真界来偷典籍来挑战,我们从来没有到日本去取回什么东西,而你一出手就兵不血刃的让整个日本的修炼者大乱,在我们的人几乎没有伤亡的情况下,就控制住了日本的修炼者阵营,这是旷古烁今的功劳,如果按照这种情形发展下去,全世界的修炼者说不定都能被你统一起来,到那时候,你就是创造历史的人物了。”

  听着这些赞美之词,雷声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简直有点发青,和这周围柔美的景色格格不入,不过小雨却没有丝毫意外,她还是斜抬着头,得意的看着雷声。

  雷声无奈的撇撇嘴,他用手指捏捏小雨的翘下巴,恶狠狠的说:“你是不是故意气我的,小心我晚上整治你。”

  “怕你啊!”小雨的眼神也是火辣辣的,不过她还是脸红了一下,又随即说,“谁气你了,还不是你自己巴巴的要问,你还盼着别人夸你呢。”

  雷声摊开手,苦恼的说:“这也能算夸啊,我看说这些话的人根本就不怀好意。”他叹了口气,又目光垂落,朝下面的海水看去,语调深沉的说,“为什么总要误解我做的事情呢?那些人是这样,武田正郎也是这样。其实我做的这些事情从来都不是预谋好的,都是别人、别的事情在推动着我。人改变不了事情,只有事情能改变人。我不是一个有野心的人,只是别人都把自己的野心加到了我头上。”

  小雨出神的看着雷声,突的踮起脚,在雷声的嘴上深深的吻了一下,然后有意无意的搂住雷声的脖子,轻松的说:“你何必去管别人想什么呢,我们只要做自己就好了,让他们去有野心,等我们做完了该做的事情,就去天下云游,做一对神仙眷侣。”

  雷声心里一动,温柔的看向小雨,她秀美的面颊泛着红晕,美到极致的脸正堆满了希翼,在小雨明亮的眼眸中,更多的是对雷声的眷恋和对未来的梦想。

  雷声动情地笑笑,他抱住小雨柔嫩的腰,在她耳边说道:“最近,我实在碰到太多的杀戮了,弄的我都快忘了别样的生活,总有一天,总有一天,当天雷社没有我也一样可以运作的时候,我们就抛开一切,我会陪着你,去过你想要的生活。”

  小雨搂着雷声的手一紧,用力的点点头,还没把头抬起来呢,她又伸手攥住雷声的耳朵,使劲一扭,不依不饶的说:“你少拿这种看不到的事情敷衍我了,我家里催着结婚呢,你别想岔开话题,难不成还想占了便宜不负责么?”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0)     @ 2006-03-28 23:11:16 | 编辑 



分页共13页 第一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



模板设计:zh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