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链接




存档





2006-02-23 23:01:07 - [ 【第_四_卷】  ]

  这一路走来,惊惧的情绪在雷声他们的心头涌起,仿佛有些什么东西,正用尖利的爪子在挠着他们的心,心脏和身体的一阵阵抽搐,伴随着无边无际的孤冷裹紧了他们,让他们每前进步,都要忍受心里如同潮水般冒起的恐惧。

  更为奇怪的是,自从走进村庄后,雷声他们就一直没有碰到过略微年轻一点的人,只见到了几个老头和老太,他们个个衣着褴褛,目光空洞,就象行尸走肉般四下游走着,当问他们四人居的方位时,这些老人都眼神古怪的盯着雷声一会,然后默然的用苍白干瘦如同枯骨的手指点向同一个方向。

  看着这些诡异的情景,一路上都在打寒战的华灵终于忍受不住了,她脸色苍白的拉起雷声的衣角,嘟囔道:“这里也太怪异了,每个人的表情都那么奇怪,我们能不能不要去了。”她的俏脸上挂满了惊恐的神情,眼泪在眼窝里来回打转,看来真的是被吓着了。

  雷声皱起眉头,自从进了这村庄后,他的心情就不太好,现在华灵又要在这种时候打退堂鼓,他心里不由懊恼至及,呵斥的话差点就脱口而出。

  也幸得秦小雨见机不对,先一把拉过了华灵,虽然小雨脸色也有些难看,也一样被这地方给吓的不善,可她还算能忍受的住,于是便帮忙抚着华灵的背,在她耳边小声说着安慰的话,想办法能让她的情绪安稳下来。

  华灵还能让秦小雨照顾,可另外一个大男人方成却又要发作了,方成这个人胆子向来是很小,他除了泡妞胆大外,别的事情都胆怯的很,今天被雷声他们给骗到这个鬼地方来,已经快把他给后悔死了,心里就在琢磨着溜走的办法。

  不过他看到了雷声刚才对待华灵的态度,倒也不敢随便的耍态度。他眼珠子一转便计上心来。只见方成走着走着,突然脚一软,便哎呦一声坐倒在地上,一边抱着脚,一边呼天抢地的嚎叫着。

  这倒是把雷声他们吓了一大跳,他们赶紧停下来,围到坐地上的方成身边,雷声蹲在他旁边,关切的问道:“方成,怎么了,脚崴了么?”

  方成忙不迭的点头,他扭曲着脸,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样。

  华灵赶紧凑上来,拉开方成抱着脚的手,嘴里小声的说:“我看看,小伤很容易好的。”只要碰到伤者,华灵从来都是和颜悦色,连自己在什么恐怖环境里都会忘记,这也算是他们华佗门子弟的医德本能吧。

  没想到华灵一句安慰的话,却让方成哀嚎的更厉害了,他推开华灵的手,把脚抱的更牢一点,大叫道:“哎呦,好疼啊,我肯定是骨头断了,重伤治不好的啊,我走不了了,你们别管我,就让华灵一个人照顾我好了。”他一边叫着,一边拼命朝华灵挤眉弄眼打眼色。

  可惜,华灵是一个嫡传的华佗门子弟,伤者当前她所想的只有如何治伤,哪看的到方成的眼色啊,她用力掰着方成的手,气恼的说:“喂,你手放开啊,我给你治一下就不会痛了,你快点啊!”

  华灵没看到方成使的眼色,雷声和小雨却都看到了,他们两人相视一笑,脸色不善的站了起来,斜着眼睛瞄向方成,雷声更是冷哼连连,一副要整人的样子。

  方成也是精怪出身的人物,他怎么会看不出雷声他们的心思,不过这时候,他已经被逼上梁山,压根不能再往后退了。他心里再一转,干脆双手把脚抱的更紧,整个人往地上一躺,一边哀号着,一边翻来覆去的打滚,看起来,真的象是痛的快死了一样。

  这样一来,连华灵也慌了手脚,她惊慌失措的看了雷声他们一眼,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雷声和秦小雨看着方成那过度的表演,两个人又好气又好笑,无奈的只好相对摇头。

  雷声看看事情再下去快要无法收拾了,他叹口气,刚准备说让方成留下来。忽然,躺在地上翻滚叫喊着的方成蓦然停了下来,他正面朝上,整个身体僵硬起来,脸色刹那间由白转青,嘴巴张的大大的,嘴里竟往外喷出了丝丝黑气。

  刚开始,雷声还以为他又在表演了,就停下话头,双手抱在胸口,冷冷的观赏着。没想到这次方成却象是真的有问题,他的全身肌肉已经不由自主的剧烈颤抖起来,眼睛也一阵阵的翻白,显得诡异至及。

  “冤魂入体!他被冤魂入体了!!”博学的小雨猛然醒悟过来,焦急的喊道。

  说是迟,那时快,雷声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他一把拉住方成僵硬的手,把已经浑身冰凉的他直接从地上拉了起来,然后雷声右手中指抵在方成手掌心中,真气猛一外射,一道火芒便咻的一下钻入了方成的体内,在转眼间就游遍了他的全身经脉。

  只见方成的头上立刻冒出了滚滚的热气,过了一会,他翻白的眼珠子也恢复了正常,身上的肌肉一点点放松下来,这时,方成才哇的喷出一口白气,悠悠的清醒了过来。

  才刚刚回过神智,方成忽然又捧着他的左手掌心拼命的跳脚,嘴里嘶嘶抽着气叫骂道:“你这该死的雷声,你居然用髓火,你想痛死我啊,哇!好痛啊!”

  雷声看他总算恢复正常了,也松了口气,戏谑的笑着说:“我不用髓火,怎么能焚死你身体里的冤魂呢。”说着,雷声又没好气的看着方成正拼命跺着的脚,讽刺的说,“看来,我的髓火还能治人的断腿呢,功能真是越来越多了。”

  方成猛然清醒了过来,他赶紧收住了跳跃的身体,讪讪的对着边上的人笑了起来。可惜,他这动作已经迟了,在他一侧的华灵终于醒悟了过来,她知道自己刚才的担心都是白费的,不由气恼的伸出长腿,在方成的脚上猛踩一脚。

  “嗷!嗷!”这回方成是真的脚痛了,不过他再不敢胡乱的坐到地上,只好单腿站着,两只手艰难的抱着疼痛的脚,痛苦的眼泪都差点流了出来。

  雷声大大的白了方成一眼,便不再去理会他,雷声有些担忧的环顾下四周破落而又阴冷的房子,忧虑的说:“看来这个地方到处都布满了游离的冤魂,我们要小心,千万不要贴紧地面和靠近建筑物,以免再被冤魂趁虚而入。”

  雷声又看了眼旁边的四人,华灵已经恐惧的话都说不出来了,方成又很没用的呜呜低哼着,小雨倒是还好,可没有功力的她已经让那些阴冷的气息弄的脸色煞白。唯一正常的就是生勿近,他一直远离着人群,独自站在屋檐的阴影下,让人几乎忘记了他的存在。

  雷声低头沉吟了下,便语气无奈的说:“那你们就在外面吧,我一个人进去。”

  众人听到他的话,不由的一怔,几个人同时将目光投向前方,心中惴惴的观察起不远处的那个据说很古怪的四人居。

  四人居是在整个田西村的正中心,粗糙的大石块砌成高大的围墙,威严耸立在那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些冰冷的石块中,似乎总是传出来一声声轻微的呜咽声,在这些奇特的声响中,仿佛有婴孩的啼哭,仿佛有女人的哀鸣,这声音低的若有若无,可却又连绵不绝。

  在围墙的正中心,有一人多高的石门,正冷清的洞开着,那里透射出些许微光,仿佛在召唤着人们进入,可是怎么看,这道镶嵌在石墙之中的小门都象是猛兽张大的嘴,会吞噬所有路过的生灵。

  雷声长吸一口气,擦擦脸上的冷汗,朝着一脸担心正要开口说话的小雨摆摆手,便转身对着四人居的门口,迈出了沉重的第一步。

  在阴影之中,仿佛一直都不存在的生勿近突然开口道:“我陪你进去。”

  雷声也不回头,他向后甩甩手说:“你看住他们。”说着,他再不理会身后的几个人,自管自的向前走去。

  走到那石门前,一股阴冷的风从里面吹出来,直接灌进雷声的脖子,让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雷声扯扯衣领,勉强顶着风,钻进了门中。

  在石门里面,是被围墙包裹起来的一个院子。诺大的院子,空无一人,在冷清的地面上,五株粗大的梧桐树随风摇曳着枝条,它们在冰冷的空气中,到处飘洒着梧桐子,让地面发出沙沙的声音。在梧桐树下,有五个巨大的水缸。

  顶着冷风,雷声走到水缸旁边,只见水缸中满满的盛着清水,在呼啸的风里水面飘荡着浅绿色的波浪,往下看去水缸深不见底,黑乎乎的,显得空洞而阴冷。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0)     @ 2006-02-23 23:01:07 | 编辑 



分页共13页 第一页 上一页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一页 最后一页



模板设计:zh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