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链接




存档





2006-02-20 23:10:00 - [ 【第_四_卷】  ]

  灵空住持仿佛没注意到雷声的反应,环顾了雷声旁边的人,表情还是有点犹豫。

  雷声知道正题要来了,他点头说:“这几位都是我的伙伴,大师有什么事情,但说无妨。”

  灵空皱起眉头,斟酌着说:“雷公子应该猜到了,事情和我们佛门寺所供奉的佛骨有关。”老和尚顿了一下,神色严肃的继续说,“雷公子是修真界最善于侦破奇案的人,老衲左思右想,觉得此事唯有雷公子接手才能有水落石出的可能。”

  听到这番恭维,雷声一点也不觉得高兴,这么多次的经验告诉他,临大事发生时的恭维往往没什么好结果,何况佛骨是何等尊贵的圣物,跟自己扯上关系,必然不会是好事情,不过他也不好立刻推脱,便只好随口问道:“不知道佛骨出了什么问题?”

  灵空张开嘴,却欲言又止,他闭上眼睛,犹豫了好半天才痛苦的说:“今天早上,佛骨被人取走了。”说话间,他的长须微微颤动着,显然在压抑着内心巨大的震颤。

  “取……取走了?”雷声愣住了,被偷就是被偷,怎么会被取走呢?难道诺大一个佛门寺竟然没有人保护佛骨么。

  灵空住持自然明白雷声困惑什么,他将自己手里的佛珠捏的咯咯做响,神情复杂的说:“佛门寺所供养的佛指舍利是佛祖释迦牟尼所遗留下来的唯一肉身舍利,在当年我佛坐化的时候,肉身焚化成数千舍利,可惟有一枚指骨具有大神通在火中百炼不灭,我们佛门寺自唐代起便开始供养这一枚佛陀指骨。由于这枚指骨的意义和它所蕴涵的大神通,它可以说是当今佛门的最高至宝,决无二者可以替代。”

  众人听的纷纷点头,只有雷声和秦小雨表情分外复杂,小雨是因为早对佛骨的情况了然于胸,而雷声则在思索着所谓被取走的含义。

  灵空又长叹一声,面目憔悴了不少,他用手指指围墙一角,一个如同枯井一般的洞口说:“外院所供养的佛骨乃是几枚仿制的影骨,真正的佛骨是安置在这下面的一个密室之中,这里虽然不起眼,可却有我佛门寺历代高僧法力护持,并且里面还有一名高僧长年不断的看护佛骨。近千年来都是如此安排,从来没有出过事情。”灵空摇摇头,黯然的说,“这一任护法僧乃是我的师祖,他的辈分是当今佛门第一人,论佛理和法力都是老衲难以企及的,不是老衲夸口,我这位师祖如果出山,当今修真修佛界恐怕无人是他的对手。按理说,有师祖坐镇应该高枕无忧才是,可就是今天早上,师祖却用他心通告之我灵海师弟,说佛骨被人取走了……”

  雷声忽然打断灵空说道:“佛门寺供奉佛骨上千年,一直安然无恙,应该有万全的保护措施才是,怎么会如此轻易的丢失?”雷声的语气毫不客气,他感觉到这件事有许多的隐情,说不定还和这寺院中人有关。

  秦小雨看雷声一张嘴就在后面扯他的衣服,可急冲冲的雷声还是把话给说完了。

  方成他们几个正听灵空说的紧张呢,看雷声突然打断,都傻傻的不知道为什么。反而灵空住持的脸色却变了,他尴尬的支吾道:“佛骨是佛门重宝,又是佛门寺镇寺之宝,如今丢了,老衲自然是责任重大,责任重大了。”

  雷声皱起了眉头,他仔细看看面前的灵空和尚,虽然他担任着内院住持是人人称道的高僧,可他的佛法修为显然比那个带雷声过来的灵海和尚要差很多。灵海和尚虽然心里也有一些担忧,可眼中神光不乱显然佛法精湛灵台清明,对于佛骨丢失之事看的很破。而眼前这位住持僧灵空大师却始终是一副慌张的模样,对于这件事情关心之切已经让心性大乱,恐怕是因为身为住持而要担负责任的原因。

  雷声心中已经有一些明白了,在佛骨的事情上,灵空不说丢失而是用了颇为古怪的取走两字,这里面恐怕大有问题。有可能在佛门寺中对于佛骨的去向和要采取的措施还有一些分歧,也许灵海等人并不希望有人追查,而这位灵空住持却因为责任重大,所以力邀雷声等人前来。

  想明白了这个关节,雷声便也不再刺灵空的痛处,他点头道:“请大师继续说。”

  灵空看到雷声了然的模样不禁一呆,他虽然早已经知道雷声这人聪慧异常,却也没想到竟然敏锐至此,他看也瞒不过,便只好诚恳的实话实说起来:“这佛骨丢失颇为古怪,老衲也不知道如何说才好。只是这善后事宜在我们内院中却有一些争执,老衲的师弟灵海得到师祖传心后力主不闻不问……”灵空面色铁青,神情愤然道:“佛骨是如何重要的宝物,如今丢失又怎么能够不管呢?且不说老衲要承担的责任,我这个住持的虚名和这身修为丢了也就丢了,但那佛骨如果落入贼人之手,实在会为祸苍生啊。”

  雷声听了这话,也表情郑重起来,他凝视着灵空,仔细听他说着。

  灵空双手合十,沉默了一会,开始缓缓道:“典籍中有记载,这灵骨具有莫大的法力,如果使用得法,转瞬间就能屠戮万千生灵。想当年,唐朝皇帝为迎奉佛骨就损耗了上万精兵,可见神通之广大。如果佛骨落入贼人手中,后果必将不堪设想。师祖等人也不知为何,竟然说不用调查佛骨的下落。老衲实在是为了天下苍生着想,才特别请来雷公子探询此事的真相。”他面目凝重,脸上慈悲之情弥漫。

  雷声呆了一下,他疑惑的问:“那佛骨究竟有什么法力,可以厉害到让大师如此惊惧?”

  灵空摇头叹息着,他也不管自己是否还有高僧的样子,只管一脸担忧的说:“我佛有大神通,肉身寂灭后,一部分法力就遗留在了这枚指骨之中,我佛本意是要让这枚指骨护持天下修佛僧众。但是,这指骨中所蕴藏的法力实在太大了,如果使用得法,甚至能再现我佛翻天转地之大能力。佛门寺近千年来,受佛光慈照,才能安然供奉未出差错。谁想到,到如今老衲做住持时,却出了这样的乱子,老衲实在愧对历代先师。”灵空痛苦的在风中微微战抖着,脸上竟然老泪纵横。

  雷声的脸色有点发青,他原本以为,佛骨也就是一件受信众供奉的物件,但却没想到,它竟然还有如此大的法力。如果这佛骨被野心叵测者取走的话……雷声一想到此,便不禁打了个寒战,这下他总算明白灵空紧张些什么了。

  雷声紧捏了下拳头,他低头思索了一会,忽然想起一个关键,便问灵空道:“那为何要说这佛骨是被取走而不是盗走的呢?”

  灵空紧攥佛珠,低头沉默着,仿佛有什么难言之隐,过了一会,他才开口说道:“此事颇为古怪,老衲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说起,还是请雷公子直接进密室询问老衲的师祖吧,在佛骨丢失后,师祖他老人家一直言之不详,希望雷公子能够问出具体的详情。”

  雷声紧锁眉头,这件事情实在是太古怪了。佛骨既然如此的重要,那遗失后本就该震动天下,原先扁鹊秘盒丢失就已经弄的全修真界沸沸扬扬,何况是如今这佛门至高无上的佛骨呢?按道理就算不能把事情公开也要用尽全力去追查才是,为什么在佛门寺内院之中竟然会有不同的意见呢?

  从情理上讲,灵空的紧张是很正常的。佛骨的丢失一方面会对天下苍生造成难以估量的影响,另一方面,也会让灵空的地位和名誉遭到损害,所以他才会这么急切的把雷声等人带到这里来。

  真正异常的乃是灵空的师祖。他既然是佛骨守护僧,就应该一切以佛骨为重,可为何他丝毫不担心,而且还不允许别人去继续追查呢?

  雷声百思不得其解,他也知道,从灵空这里也得不到更多的信息了,于是他便安慰灵空道:“灵空大师,此事如此重要,在下作为修真界的世俗监督,自然责无旁贷,那我就先进密室,了解一下详情后再做判断。”

  灵空见雷声应诺了下来,不由面露喜色,他如同松了口气一般向雷声行礼道:“雷公子,此事有你接手,则必然能水落石出,老衲也就放心了。”

  雷声瞟了灵空一眼,看见他心情顿时大好,不由暗自嘀咕:“这老和尚,还挺做作的,不会是想让我帮他顶这个雷吧。”秦小雨也紧蹙着眉头,神色似乎有一点担忧。

  但雷声又一转念想到:“无论如何,这佛骨丢失确实是一件不容疏忽的大事情,自己既然担了这份世俗监督的责任,那就只能放下个人声誉得失,先顾及大局要紧,千万莫等耽搁了时间,如果那佛骨真的落入野心者的手里,后果就太严重了。”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0)     @ 2006-02-20 23:10:00 | 编辑 



分页共13页 第一页 上一页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下一页 最后一页



模板设计:zh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