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链接




存档





2006-01-28 00:11:22 - [ 【第_三_卷】  ]

  雷声的心象打开了明镜似的,他更加怀疑那个慕容美是蝴蝶门中的人,她手上的蝴蝶图案确实逼真的超越了纹身的范畴,很可能就是下蛊后产生的图案,再以她难以填满的需求和对付男人的手段来看,也应该学过媚术和房中术。最让雷声心惊的是,“伊莎贝拉”蝴蝶是最为罕见的蝴蝶之一,这是不是说明慕容美在蝴蝶门中的地位也非常的高呢?

  如果慕容美确实是蝴蝶门的修真,那她到这个城市里来做什么?为什么要让自己成为全城的焦点人物?她和外系子弟被萧家控制的事情有没有联系?

  几件事情都在雷声的脑海里贯穿了起来,让他觉得,现在只缺少一个关键环节,加了这最后一个关键,那一切就都真正的联系起来了。

  雷声决定,想办法直接从慕容美那里得到答案,不过这种和危险女人打交道的事情,自然不能让小雨知道。

  走入蝴蝶吧时,雷声才发现,自己来的实在是太早了。现在的PUB才刚刚开门,里面连一个客人都没有,仅有那个昨天见过的调酒师,看见雷声来了,善意的朝他打着招呼。

  雷声又坐到了吧台边,顺便要了杯“德州冰茶”,那个调酒师一边花哨的调着酒,一边笑盈盈的问雷声:“在等慕容美?”

  雷声怔了怔,尴尬的反问:“你怎么知道的?”这会,雷声才仔细的观察了下那调酒师,这人长的蛮英俊的,一头染黄的短发,对人总是和善的笑容,他手上的调酒的技术很地道,见雷声在看,他立刻又将酒瓶高高甩起,玩了几个分外眩的动作。

  不一会,雷声的酒便调好了,那调酒师把靴子状的酒杯推过来,又低头小声的说:“每天来这里等慕容美的男人可不少,不过现在敢上来和她搭讪的人并不多,你算是比较大胆的。”

  雷声心里一动,自己对慕容美的一些疑惑,也许能问眼前这个人呢。于是他斟酌了一下,若无其事的问道:“你觉得慕容美这个人怎么样。”

  那调酒师趴在吧台上,似乎对这个话题蛮有兴趣的,他挤挤眼睛,做了个鬼脸说道:“你是要听好话还是坏话呢?”

  雷声也被他的样子逗乐了,他装做思考了一会说:“先听好话。”

  “好话么,这个女人很有味道,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对男人不会有很多的要求,看上一个男人就愿意同他上床,完事后也不会多纠缠,可以说是干脆利落。”调酒师扳着手指头说道。

  雷声点点头:“那不好的呢?”

  调酒师摊开手,带着同情的笑容说:“不好的就是她太干脆了,从来不跟人讲感情,弄的很多男人都跟怨妇一样。”说着,他自己也乐了。

  雷声笑着抿了口酒,晃着脑袋又问道:“那她写的那本书呢,算不算不好呢?”

  调酒师眨眨眼睛:“慕容美确实太爱现了,出了这本书对跟她上过床,表现又不好的男人来说自然是个噩梦,不过……对我们酒吧来说可是好事情呢,这不,又多了你这个客人……”

  雷声一愣,又被逗的笑了起来,这个调酒师果然很会和人交流,跟他说话真是轻松自在。心情逐渐放松下来的雷声又和那调酒师聊了会天,时间慢慢的流逝着,很快的,PUB里的客人越来越多,那调酒师终于没空再和雷声闲扯了。

  无聊的雷声独自坐了好一会,一大杯酒都快被他给喝完了,可是慕容美却还是连人影都不见。等的百无聊赖的雷声干脆把半个身体趴在吧台上,在柔美的音乐里假寐起来。酒吧里的空气不跟别家似的那么浑浊,到处都飘荡着一种醉人的幽香味,在迷离的灯光下,弄的人恍如在幻境中,很快的,雷声便沉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刚才开始做春梦的雷声却让后背的一下重击给惊醒了。他懊恼的抬起头,刚想怒骂几句,没想到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慕容美那俏皮的面容。

  才一天不见,雷声竟然觉得慕容美普通的容貌看起来居然顺眼多了,除了那乱蓬蓬的头发外,其他地方都让他感觉蛮有特色的,尤其是配合上精灵古怪的眼神,显的分外吸引人。雷声被慕容美嘴角常挂着的戏谑的笑容弄的心神摇曳,他立刻稳住神念,眼前这个女人有可能是蝴蝶门特意派出来媚惑人的修真,自己这个世俗监督可别先着了道。

  “你是在等我么?”慕容美歪着头,笑盈盈的紧盯住雷声。

  雷声耸耸肩膀,低下头喝了口酒,没回答她的话。

  没想到慕容美却咄咄逼人的凑到了雷声的脸旁,一股特别的女人香钻入他的鼻中,又让他心神恍惚了一下。慕容美那有蝴蝶图案的手靠住雷声的肩膀,把半个身体的重量都放在他身上,慕容美不依不饶的问:“为什么要等我。”

  雷声摸摸有点红的耳朵,苦恼的瞎扯道:“你昨天不是说,和我再多呆一会,就会想跟我上床么。”

  “是啊!”慕容美倒是直言不讳,仿佛这是一种纯粹的生理反应。

  雷声舔舔干燥的嘴唇,咽下唾沫,又继续扯:“所以我想和你再多呆一会。”

  果不其然,这女人总算满意了,她挑挑眉毛,缩回了自己的椅子,却把脚留在雷声的腿边。她侧着身体,用手支住下巴,观察着雷声说:“你真的想和我上床么?”

  雷声后背一冷,赶紧转开话题:“我想了解你!”

  “了解我?”慕容美冷笑了下,“我自己都不了解自己呢……要不,你先了解我的身体吧……”女人暧昧的眨眨眼,不客气的拿过雷声的酒杯,大口的喝起来。

  面对着慕容美如此的直接,雷声压根不敢答腔,他可不想真的和这个危险的女人上床。慕容美看雷声不说话,于是又凑了上来,她把冰冷的手伸进雷声的衣领里面,一边暖和着,一边低声说:“你想了解我什么?”

  雷声一转头,正对上了慕容美凝视他的眸子,在那一刹那,雷声竟看到了这女人眼中流露出的真诚、委屈和坚定,如此复杂的情绪,让他心头一颤,愧疚起自己的虚伪来。慕容美那种眼神只是一闪而过,又立刻恢复了率真无邪的模样。

  雷声低头思索了下,斟酌着词句说道:“我想知道你究竟是怎么样的人?你想做些什么事情?”

  慕容美噗嗤笑了出来,她依偎到雷声的身旁,亲昵的说:“你是侦探么?是不是哪个男人雇你来查我啊?”说着,她不安分的手继续在雷声的背上游走着。

  雷声看她打马虎眼,便想顺竿往上爬,刚想说话时却后背一凉,感觉到慕容美长长的指甲刺到了背部的皮肤上,而且开始缓慢的滑动起来,雷声心里一动,也不说什么,感觉着那后背的异动。

  好半天,雷声才感觉出来,这个女人在背后画的就是两个字:“上床”。雷声真的有点啼笑皆非,他叹口气,把那只魔爪从衣领里拔了出来,刚想找借口拒绝。没想到慕容美的动作却比他干脆利落多了,她拉住了雷声的手,迫不及待的就把他往外拉去。

  雷声猝不及防,被她从椅子上拖了下来,踉跄了好几步才站稳。

  慕容美回过头,颇有挑战意味的看着雷声说:“不敢去么,那你怎么了解我啊?”

  雷声被她看的火气腾的上来了,他想想也是,和小雨在一起后,面对着别的女人似乎胆怯起来了,要是以前,这种机会在面前早就上了。雷声一咬牙,冲口而出道:“走就走,还怕你!”说着,他反拖着慕容美的手朝外走去。

  “喂!等等!”后面一个声音突然响起。雷声和慕容美同时回头疑惑的看着,原来是那个调酒师叫住了他们,他顿了一下迟疑的说:“还没给钱呢……”

  雷声尴尬的笑笑,赶紧从兜里拿钱。可慕容美却似乎等不及了,她一扭头扯着雷声往外走,边走边高喊道:“记我帐上好了……”

  宾馆就在酒吧的不远处,显然慕容美对这里分外熟悉,她直接从前台拿了钥匙,把雷声带到了房间里。

  刚进房间,慕容美就如同一团火般贴了上来,她双手搂住雷声的脖子,整个人紧紧的缠绕住雷声,性感的红唇不停的漫游在脸颊、颈间、耳垂上,一股股的热量透过女人那薄薄的衣料传递到雷声肌肤上。

  慕容美用双腿夹住雷声,格外修长的双腿使劲用力,让两个人的下半身紧贴住,她喉咙中发出诱人的呻吟,下身微微挪动摩擦着,似乎搁着衣裤就想把雷声包容进去。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0)     @ 2006-01-28 00:11:22 | 编辑 



分页共13页 第一页 上一页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下一页 最后一页



模板设计:zh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