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0-01-01 07:00:00

  王队长呆了一呆,疑惑地问:“你怎么知道的?”
  雷声不屑地说:“给你们安排保卫工作的时候,一般都会给你们几个假货的,你当我不知道啊。”其实这是前几天张署长抽空告诉雷声的,此时雷声得意地说出来,张署长倒也没揭破。毕竟是官场上的人,颇知道进退。
  王队长摸摸头,尴尬地笑笑说:“这个……本来是机密的,所以……”说着,王队长从贴身衣服里摸出两个扁盒子,果然和那个扁鹊秘盒看上去一模一样。王队长紧接着说:“这两个就是假东西,不过一直没用过,谁让他一来就献宝一样把真东西给拿出来的。”王队长恨恨的瞪了张署长一眼,那胖子脖子一缩没有说话。
  雷声从王队长手里拿过了盒子,在手里掂量了一番说道:“明天就要把这个盒子送到皇宫里去展览了,凭借我们现在的力量,恐怕不足以保护盒子,所以我有一个以假乱真的计划。”
  在场的人都疑惑地盯着雷声。
  雷声顿了一下,扫视了一圈后说道:“今天博物馆一出事情,明天E国政府肯定会派人过来保护我们,所以我们让他们保护这个过去……”说着,雷声举起了手里的一个假盒子。
  特种兵们纷纷点头,可王队长却摇着头说:“我怕明天要下手的人不会上当,他们肯定要盯着我们的人才出手。”
  雷声微笑了下,又说:“所以你们这所有的人就保护另一个假盒子出发,遇到他们来抢夺时,稍微抵抗就让他们得手。”
  张署长大急,结结巴巴地说:“那……那……真的盒子怎么办呢?”
  雷声瞄了他一眼,坚决地说:“真的盒子由我带在身上,我发现你们遇袭后再去皇宫。”
  张署长的汗水又淌了下来:“这……这怎么行啊,盒子怎么能让你一个人拿走呢?”
  雷声有点气势汹汹地逼向他的面前,恶狠狠地说:“这里还有比我更合适保护的人么?要不你拿着怎么样啊?!”张署长浑身一哆嗦,身型立马矮了下去。
  王队长沉吟了一会,用手掌猛蹭了下巴几下,终于下决心说:“我同意,雷先生的为人我信得过,也只有这个办法才能保住盒子的安全。”说完,他身边的几个特种兵也点点头,小声地应和着。虽然铁猴的事情让他们中几个心中有结,但这几天雷声的表现他们是信服的。尤其雷声布下的那个阵法,一举杀了黑人卡特,几乎救了这里所有人的命。
  雷声抿着嘴唇,朝王队长他们点点头,又向张署长瞪大了眼睛。
  张署长脸色发白浑身颤抖着,似乎在做激烈的思想斗争。他紧拧着眉头,痛苦地考虑了半天,终于大汗淋漓地说道:“好吧,就这么决定了……不过,我们这一队没有你在的话,实力太弱了,来抢夺的人肯定会怀疑。”
  雷声听了这话倒也呆了呆,张署长这个顾虑确实有点道理,奥丁他们再来时,如果没有相应的对手和他们交锋,必然会引起他们的怀疑。
  雷声沉吟了半天,终于说道:“这个事情我解决,我会找几个和我差不多实力的人补充进队伍,这样就不会让人起疑了。”说着,雷声把一个假盒子交给了王队长,而把另一个交到张署长那汗津津的手上,并朝着玻璃站柜努努嘴。
  张署长的手明显带着哆嗦,他犹豫着走到了柜子旁边,发着抖拿出钥匙,把那个水晶盒子给打开。他几乎是哭丧着脸,把真盒子取了出来,假盒子放了进去。那真的宝盒捏在手里还半天不敢交给雷声。
  雷声实在是不耐烦了,他一把抢过那盒子,郑重地朝王队长他们说:“就这样了,大家早点休息,明天养精蓄锐,走最后一趟。”说着,雷声手一晃,那盒子消失在他的手里,雷声微笑地冲着疑惑的人们说,“除非我死了,否则谁都抢不走这盒子了。”




 @ 1970-01-01 07:00:00  返回页首 | 评论 | 引用(-) | 编辑 


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