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0-01-01 07:00:00

  雷声哈哈惨笑了两声,从他嘴里喷出来的已经是白色的冷气了,雷声点点头:“萧白,你的确厉害,我雷守声今天领教了。可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你有没有想过,那十亿美圆的赏格是谁出的?”说着,雷声又无法抑制地打了几个寒战,在他的脸上,已经隐约出现了几片冰花。
  这回,轮到萧白发怔了,他鼓起嘴,转着大脑袋晃了几下,疑惑地问:“我不知道那是谁,似乎也应该是个知情人吧,可他为什么不自己出手呢?”萧白又愣了一下,皱着眉头说,“小子,你的意思是,那个人才是躲在最后面的黄雀?”
  雷声猛然睁开眼睛,他的眼眶边已经冰霜蔓延,可是眼中却流转着难以遏止的热流。雷声勉力压制着痛苦,畅快地吼叫道:“你有引天下杀伐于一身的豪气,纵天网恢恢,又奈你何!蔡冰儿,你还不出来么?”
  一道淡绿色的弧线破开了萧白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