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链接




存档





2006-04-13 21:07:08 - [ 【第_六_卷】  ]

  秦小雨看他已经在沿着这思路想下去了,便详细的说道:“在斯诺死后,整个动物保护组织进行了重组,原先的高级官员大部分离开了,留下的只有这次罹难的三个人而已。所以在新的组织高层中,除了安琪担任主席,他们三人担任部长外,其他的高官都是新人,而奇怪的,这些新任官员居然以前都不是这个组织里的,而都是由安琪从组织外聘请来的。”

  雷声的手开始抽搐了,但他心里还是不愿意承认,说:“这有什么,或许你们组织正需要专业人员呢,所以她才从外面聘请。。。。。。”雷声说着,就朝小雨看去,她依旧坦然的在那里,接着说道:“这次的三位元老罹难后,安琪立刻安排了一个选举大会,推荐了三个接任者,这三个人还是从外面聘请的,如此一来,在这个组织里面,除了我之外,就全部都是安琪请来的人了,其实在别人的眼里,我也同样是她带来的。”

  雷声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他还是一味的摇头:“即使如此,你也不能怀疑安琪有什么阴谋,难道你还怀疑她和精怪们是一伙的么?她会去杀斯诺一家么?你开什么玩笑,斯诺可是她的大恩人,她难过还来不及呢。”

  小雨还是不动声色,她清脆的声音继续说着:“我没说她是杀死斯诺的人,但却排除不了同谋的嫌疑。”

  雷声更加激愤了,他的嗓音越来越大:“这绝对不可能,我上次见过她,她对于斯诺的死伤心不已,这种伤心根本就不可能伪装出来。”雷声又哼的冷笑了声,说:“你不要是因为吃醋所以对她有什么偏见吧。”

  小雨不吱声,离开了雷声的怀抱,在一边坐下,用手托着自己秀气的下巴,透过舷窗朝外面的海看了会,又说:“同谋并不代表不能伤心难过,斯诺对她有恩,所以她越是伤心,就越有同谋的可能。我倒不是因你而对她有什么偏见,只是好几次都觉得她很有些古怪。在和斯诺家一起过夜的那晚,两只袋狼出现时,它们几次冲击都象是在避免伤到安琪,从那时起,我心里就有了一些疑虑。再到斯诺去世后,安琪接任主席的位置后竟然日益强硬,推出了一条又一条要挟政府的要求,我就更加的怀疑了,以她从前稚嫩的能力,又如何做的了这一切呢,恐怕在她的背后还会有人在。再加上她对动物保护组织的控制,以及这次送我们出来,都无一不说明她有问题。”

  雷声的胸口不停的起伏着,他没有去看小雨,只是低着头,一叠声的说:“我不信,我不信,斯诺对她这么好,难道她都会忘恩负义么?她不会是那样的人,人心决不至于到这种地步。

  看着雷声陷入了执着,小雨的脸色难看了起来,她干脆直截了当的说:“你并不是没有看到疑点,只是你对她多少有些感情,所以不愿承认罢了。我也并不是要你相信,只是要你送我回悉尼去,我会把这个事情调查到底,斯诺一家绝对不会白白送命。”

  雷声脸色苍白苍白,他不住的叹着气,心里复杂的很,一时也不知道该不该答应小雨。

  秦小雨瞟着雷声的脸色,不由心疼的伸手抚摸着,语气变的柔和了:“雷哥,你有没有觉得自从来了澳大利亚之后,你就变了很多,以前的你身上总带着领袖的气质,看事情总是能够看到本质,总是能够想到别人想不到的地方。可是现在呢?你明明看到了疑点,可就是不愿意承认……”

  雷声愕然的看着小雨,他没想到,小雨竟然会说出如此的一番话来,雷声沉思了会,似乎心有所悟,可嘴上还是强硬的说:“我只是最近比较乱而已,我……”

  “是的,你是乱了,不过不是人乱,而是心乱。”小雨花容淡定,缓缓而言,“自从我们到澳大利亚后,陈安琪就一直围绕在你身边,你所做的每个事情都有她在内,正因为你和之间的纠缠,所以才让你心乱,让你没办法再看到真相。你再仔细的想想,难道安琪真的毫无可疑么?当你在面店里第一次说起立场理论时,她激动的哭了,这是一个正常人的反应么?当斯诺死后,这个遇到小事就会哭泣的女孩却突的强硬了起来,不仅控制了组织,还大肆激进活动,破坏人们的利益,这难道不让人奇怪么?你第一次被人诬陷非礼的时候,是安琪救了你,第二次被诬陷的时候,还是安琪找人给你解围,到了这次,还是安琪帮你安排跑路,真的这么巧合么?难道这就一点都不可疑么?你想,你离开澳大利亚谁会最高兴呢?你为什么就不原意试着把安琪放到对立面去呢?难道。。。难道你真的爱上她了么?”小雨说着说着,眼圈有点红了,可她还是深深的呼吸着,抑制着自己的眼泪落下,在她的面容上,有一些哀愁和心痛。

  雷声半张着嘴,痴痴的坐在那里,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的话如同雨点般打在雷声的心里,又化成了清流,将他的心洗涤的干净透亮,雷声喃喃道:“试着把她放到对立面去……”

  小雨痛苦的闭上眼睛,捏紧了拳头,幽幽的开口道:“如果你做不到,那你回国,我留下来调查。”

  船舱里面半天都没有声音,似乎连雷声的呼吸声都听不到了,小雨遏制着内心的痛苦,又迷朦着眼睛朝他看去。

  此时的雷声却有着很大的改变,他的面容上不再有迷茫和沉溺的神色,反而是有一种凛然的气质慢慢的升腾了起来,他的目光深邃,直接的射入了小雨的心中。小雨的身躯一摇晃,几乎昏厥过去,这段时间里,她不仅是辛苦,那种内心的折磨实在是拖垮了她。但雷声身形一闪,便搂住了她。小雨怔怔的看着雷声,开始有了一点委屈的表情。

  可雷声却笑了,他的微笑是如此自信,就像是一个彻底卸掉了枷锁的人,浑身畅快不已,他在小雨的耳边说道:“这次吃醋这么温柔,不跟我生气了么?”

  小雨鼓起了嘴,可眼里还是有点诧异,仿佛还不相信雷声会在一瞬间想通一切,她撅着嘴说:“我怕把你推到安琪那边去,你是我的,我不会放手。”

  雷声点点头,又叹息道:“其实我没有爱上她,虽然曾有过些心动,可只要有你,就容不下别人。只是安琪对我实在是好,所以我没办法把她当成对手去看待。你说的对,试着把她放到对立面去,一切就迎刃而解了。我确实是心乱了,结果该做的事情都没有去做。”

  “你要做什么?”

  雷声露出了笑颜,此时的他已经如同从前般一副大局在握的架势,语出惊人道:“我要去坐牢!”

  “嗯?”这下轮到小雨不懂了,她歪着脑袋,疑惑的看着雷声。

  雷声抚着小雨的发,解释道:“那天在停尸房,我突然想到,其实诬陷我的人和精怪们不是一伙的,精怪们要做什么我不知道,但诬陷我的人肯定是另有意图。所以我干脆去顺他的意思,就去牢里面看看,说不定反而有收获呢。”

  小雨点头,边思索着,边说:“你的意思是,只有你顺理成章的去坐牢了,才能知道他们的意图是什么?”

  雷声也高兴了起来,说道:“不错,安琪连续三次解我的围,这确实是个疑点,如果把她放到对立面的话,反而我进监牢里面是应做的事情。就这么办了,我们回去,你继续调查,而我则去坐坐澳大利亚的监牢,看看到底有什么古怪等着我。”

  “那安琪……”小雨似乎若无其事,可却有所指。

  提到了这个,雷声缓缓收起了笑脸,沉思着说:“人心比什么都要深的多,虽然我不信她会是这样的人,可很多事情并不以我的意志转移,她做过些什么,谁能料的到,也许,连她自己都始料未及。”

  小雨抿起了嘴,脸上似笑非笑,却又有了点忧虑的神色,她转头朝舷窗外看去,海水是深蓝色的,这蓝水之深,深不可测。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0)     @ 2006-04-13 21:07:08 | 编辑 



分页共32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



模板设计:zh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