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链接




存档





2006-03-07 23:10:56 - [ 【第_四_卷】  ]

  雷声眼光一寒,他身体刚刚一动,手却被小雨给拉住了,雷声狠狠的一挥拳头,终于没在说什么。秦小雨看雷声还是唳气未消,实在不适合询问口供,便自己开口道:“甲良三川先生,请你告诉我,佛骨是不是你们拿的?”

  甲良三川听到佛骨,没表示出丝毫的惊讶和意外,他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头上苍白的头发轻微的颤动着,甲良三川急促的呼吸了几下,终于开口说道:“抱歉,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那他们为什么要杀你!他们出动了至少三十个忍者,你以为你是什么大人物么?”雷声火气腾腾的上来了,他对眼前的这个日本原军官没有什么好感。

  甲良三川似乎对雷声特别尊敬,他低下头,诚恳的说道:“我确实不知道详情,但我也怀疑,是安国神社的高级神官窃取了佛骨。”

  雷声怔了一下,他没有想到,甲良三川会如此据实而言,看这情形,他似乎是知道一点什么,但又不完全了解真相。雷声顿了一下,稍稍放缓语气说:“那你就把知道的说出来。。。。。。”雷声犹豫了一下,又说,“或许,还能赎回一点你的罪孽。”话说出口,雷声却又皱起了眉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说这话,似乎是身体内有别的声音借他的嘴说出来一样。

  可甲良三川听到这话却激动了起来,他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脑袋激烈的晃动,脸色越来越红泛,他拼命的呼吸了几下,好不容易才稳定下情绪,这才开始说:“我本来早就已经退休了,可前一段时间,安国神社的特使突然来找我,说要请我们去各地游玩。我自然不会拒绝这样的邀请,于是便按照他们的话集中到涩谷的一个旅行社,和我们在一起旅游的有7、8个人,我认识其中几个,都是安国神社已经退休的神官。我们的行程全部都在旅行社的安排之下,一直到下了飞机,我们才知道,原来旅行的目的地就是佛门寺。”

  雷声脸色一变,知道快要到正题了。

  反而是甲良三川似乎真的平静了下来,说话不紧不慢的,没有一点急迫感:“我们神官和佛门本就大有渊源,参观如此著名的寺庙当然没什么好奇怪的。可真正古怪的却是,当我们参观完寺庙后,导游却带着我们朝一个没有人出没的山路上走去,并且说这也是神社里高层安排好的。走了很多很多路之后,我们这些老人都疲惫的快走不动了,这时,我们才到了目的地,那是一个光秃秃的小山包,那山包上面连草都没有一根,真不知道去那里做什么?”甲良三川说了长时间的话,又捂住胸口,沉闷的咳嗽了几下。

  雷声和秦小雨的面色却都凝重了起来,他们隐隐的感觉到了甲良三川这些人此行的目的。雷声身体有些僵硬,他转转脖子,皱着眉头说:“然后,你们是不是碰上了四个和尚。”

  甲良三川惊讶的看了雷声一眼,他鼓起嘴,点点头说:“是的,在我们面前突然出现了四个和尚,我们完全看不出他们是从哪里来的,他们拦在我们面前,询问着导游什么。导游当时找不到什么借口,就用日语问我们,我就让他问问那几个和尚,四人居在什么地方,得到答案后,我们这几个人就从原路返回了。”

  “你们在那里和四个和尚说了多久的话?”小雨沉稳的问道。

  甲良三川歪着头思索了会,说:“大约十分钟左右吧。”他停了一下,又继续说道,“直到最近,我才知道,就在那天,佛门寺便失去了最重要的佛骨。所以我觉得,我们当天奇怪的举动,和佛骨失踪会有关系。”

  雷声点点头,他双手合在一起,磨蹭了一会,眼睛越过甲良三川的身体,瞟着后面,在台上架着的一把形状奇怪的扇子说:“你的意思是安国神社偷走了佛骨,而你们则被利用来吸引守卫?你有什么证据!”

  甲良三川眼中光芒一松,整个人都有些无力靠在椅背上,他有气无力的说:“我只是一个退休的低界神官,我不可能找到整个计划的证据,不过,我知道神社有理由偷取佛骨,我知道他们想要做什么。”

  这话一出,他身前的四人都面容一变,同时急切的问道:“要做什么?”

  甲良三川咬了咬牙,他的表情似乎矛盾而又痛苦,仿佛心里正在天人交战一般。雷声知道,这是他骨子里的那种效忠军国的思想与灵魂内的负罪感在争夺。雷声踏前一步,厉声说道:“你难道忘记了被你杀害的人么?你不怕他们的冤魂永远缠绕住你么?”在雷声说话的同时,一股风带着呜咽声吹进房间,打了几个转后才翻滚着隐没。

  甲良三川的脸上露出了异常的恐惧,他张大了嘴,啊啊的出着气,他的头高高的仰起,泪水终于从眼眶中奔涌而出,划过他脸上的沟壑,没入披在身前的呢子军大衣上。

  一直在旁边看着的华灵,见他哭的实在伤心,心里不忍起来,她走到老人的身后,轻轻的抚着他的背。

  雷声嘴角抽搐了一下,他用眼神余光瞥着华灵,但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在华灵的的抚慰下,甲良三川闭着眼睛一点一点的稳定下了情绪,他干巴巴的手扯着身上军大衣的衣角,布满斑点的皮肤下,隐隐跳跃着血脉,黑色的,微弱的。

  甲良三川抿了下嘴唇,表情郑重的说:“你们知道,安国神社是为什么而存在的么?”

  “还不是为了祭拜你们那些什么狗屁的军神么?”方成半天没开口,早已经憋坏了,好不容易有个他明白的事情,当然要抢着说。

  可甲良三川听了方成的回答,却苦笑了下,又狠狠的吞了口唾沫,目光迷离的说:“谁都是这么认为的,可事情哪有这么简单啊!一个普通的神社,怎么会让整个日本如此推崇,怎么会让如此多的领导人带头去参拜。这里面,还有一个更深的秘密。”

  随着老人的娓娓叙说,屋子里的光线突然黯淡了一点,但幸好,屋子外的月光还是很明亮,映照进来让里面的人都拖出长长的倒影。一阵阵的幽香也从秦小雨手腕上的沉香木珠子上散发出来,那种幽远的香味,让这景致变的更加神秘。

  所有人都惴惴不安的等待着甲良三川的下文,老人用枯瘦的手抚了下脸,痛苦和疲倦让他脸上的皱纹更深,甲良三川深叹口气,继续说:“日本的神社,或者是崇拜自然的力量,或者是祭祀各种大神,很少有祭拜死人的神社。而安国神社从表面上来看,是让人祭拜那些为国捐躯的战士,实际上,他是一个招魂的场所。”

  “招魂!”站在甲良三川后面的华灵狠狠的打了个寒战,吓的惊叫起来。

  雷声虽然也是心中一凛,可面上还是没有表露出来,反而白了华灵一眼,好歹她也是修真界的子弟,遇到招魂这种事情都会失色,也真太没用了。

  正当雷声腹诽之时,站在旁边的小雨却轻柔的捏了他指尖一下,雷声疑惑的转头看,却发现小雨的表情也有些难看,似乎为着这事情焦虑着。

  雷声倒是有点奇怪了,按照秦小雨的性格,应该不会为这种事情而害怕啊?今天这是怎么了。

  忽然,一阵冷风灌进房子来,让雷声猛的一激灵,刹那间,他明白过来了,小雨担心的不是招魂,而是他们所招魂灵的身份。

  想通了这一点,连雷声自己都禁不住慌张起来,他有些失态的瞪大眼睛,张大嘴,直愣愣的冲着甲良三川。

  老人看着雷声他们的表情,知道他们已经猜到了,便颤抖着声音继续说道:“安国神社的前身就是东京招魂社,那个时候,招魂社的主旨是要把飘散在四方的士兵游魂给收拢在一起,让他们不会因此而永坠黑暗。可是到了五十多年前,一切都改变了。”甲良三川的眼睛也蓦然睁大了,他浑浊的眼眸里闪烁出异样的光芒,象是将要叙述一件及其诡异的事情,“那个时候的安国神社社长,曾经师从邪教,他似乎有一种特别的法门,能让一些死去的魂灵复活过来。在那段时间,是日本野心蓬勃,想要称霸世界的时候,正缺少大批英勇善战的战士,所以他的计划一提出来,便得到了天皇和军方的极力支持,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安国神社才真正的发展起来了。”

  甲良三川一边摇着头,一边用手握拳,轻轻敲打着自己的额头,他声音越来越微弱:“要复活大批的魂灵,就必须用到大量的念力,所以安国神社成为了全日本最重要的神社,每年都会有大量的人去那里祭拜,无论是政府高官还是知名人士都大力鼓动着普通百姓前去那里祭拜,就是为了能够聚集起惊人的念力,来复活那些魂灵。可惜,过了几十年,也不知道是方法不对,还是念力不够,那些被聚集起来的魂灵都没有正式复活。于是到了近几年,新任的社长便提出了新的计划,放弃复活大批魂灵的安排,而要集中念力,先让少数的一批精英复活……”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0)     @ 2006-03-07 23:10:56 | 编辑 



分页共47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



模板设计:zhou